首页> 故事会 >正文

食人花

2020-05-22 03:17:24 来源:忻州资讯网

? 1? 星期日的晚上,警长站在窗前,看了一眼笼罩在黑暗中的他所管辖的小镇,此时人们早已经安歇,只有小镇边陲、深入到沙漠腹地的普约尔教授的实验室隐隐约约地好像还闪烁着灯光。? 警长喝光了最后一罐啤酒,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铃声忽然打破了夜的宁静,很久之后,警长才从梦中醒来,黑暗中摸索到话筒,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一下子就灌进了耳朵里:“救救我们,警官,救救我们,他快死了。”? 警长一下子清醒了许多,问了女人的位置,他飞速地打开家门发动了自己的车子。女人说,他们在普约尔教授的实验室里,那里离警长家有近二十公里的路程。? 警长向普约尔教授的所在地眺望,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浓浓的烟雾里偶尔有火苗乱窜。警长把油门踩到底,车子飞速地向普约尔教授的实验室驶去。? 普约尔教授五十多岁,著名的沙漠绿化专家,一生致力于绿化植物的研究,终生未娶,身边有两个助手,一个年老的女佣。? 这样简单的四个人,会遇到什么麻烦呢?? 2? 警长赶到实验室时,天刚蒙蒙亮。火已经熄灭,整个实验基地烟雾蒙蒙,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腥臭难闻的焦煳味。仔细辨认一下,警长发现实验室并没有着火的迹象,打电话的女人,大概还在实验室里。? 警长拔出手枪,破门而入,在实验室的一角,他看见了蜷缩成一团的老女佣。? 当眼光落在老女佣身边时,尽管当了一辈子的警察,看到过各种各样的尸体,警长还是被眼前这具尸体吓了一跳。? 这是一个健壮的男人,但是此时,他的左脸颊以及左眼被齐刷刷地切去了,切口有烧灼的痕迹。所有的伤口都不流血,呈现一种可怕的焦黑,进一步检查,警长发现,他的血几乎被吸光了——周围一点血迹都没有,可是很明显的,那些外伤不是致命的,他是被吸干了血才死掉的。? 警长安抚地轻拍老女佣的肩膀,告诉她不要害怕,费了好大的劲,老女佣才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 “教授在哪里?”警长柔声问。? “死了,全死了。唐纳说他们全死了。”女佣终于不再恐惧,对着警长号啕大哭。? 此时天已大亮,警长警惕地把实验室搜寻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可疑情况,也没有发现教授他们的行踪。? 女佣说,凌晨三点多钟,她忽然醒来,闻到了一股焦煳味,她以为是厨房出了问题,急忙起床检查,发现味道是从外面传进来的。,她刚一打开实验室的门,那个可怕的家伙就摔进屋来。? 他只说了一句话:“教授死了,全死了。”然后就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别的,女佣说,她什么都不知道。? 3? 死者名叫唐纳,是普约尔教授的助手之一,法医说,他的皮肉是被一种丝绸一样柔软的刀子所剜,这种刀子目前还没有发现,加上不规则地涂抹了大量强酸,这是一种混合型强酸,市场上没有供应,应该是个人配制的;没有明确的吸血点,但是每一处刀口都有吸血的迹象,杀人者就好像有一百张嘴似的,一瞬间就完成了吸血动作;也许是他挣脱r,他的血并没有立刻被吸干,所以他还能勉强支撑着逃回实验室。事发地点应该离实验室五十米左右。? 拿到了法医的鉴定,警长再一次来到普约尔的实验室。? 这天,实验基地风和日丽,烟雾以及难闻的气味早就被风吹散,只有满眼的翠绿密密麻麻地占据了实验基地的每一个角落,并且一望无际,伸展到沙漠深处。? 一条暗黑的焦灼的空地呈现在警长面前,火好像就是从这些植物中燃起的,警长仔细地观察这些植物。按理说,沙漠上只有蒺藜可以勉强存活,可是普约尔的实验基地长满了各种似曾相识的植物,它们原本就是些不起眼的、随处可见的平常的草本植物、藤蔓,在这里,一个个都长得奇大无比,把那些爱流浪的黄沙严严实实地踩在自己的脚下。? 警长沿着焦黑的通道一直向前走,植物们长得遮天蔽日的,在风里诘诘嘎嘎地怪笑,警长不免心生恐惧,忽然,他发现了一座坟,坟前立着一块碑,上刻“爱妻之墓”,然后,他找到了另外一具尸体。? 和唐纳一样,被强酸腐蚀,身上软弱之处的皮肉几乎被剜尽,地上也没有血迹,他差不多已成了一具骷髅。? 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警长猜想,这个人大概就是教授普约尔了。? 警长不再继续前行,他请法医对这具尸体做出鉴定,不出所料,果然是普约尔教授,鉴定结果和唐纳死于同一种情况。? 4? 案发的第三天,警长正在看普约尔教授的相关资料,想找到这个杀人恶魔的蛛丝马迹,忽然,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健壮的男人冲了进来。? 男人说他叫科曼,是普约尔教授的助手之一。? 他是想为教授和唐纳报仇的。? “是谁杀了他们?”科曼质问警长。? 警长安抚了这个冲动的男人,真诚地说:“我们需要帮助,需要你提供一些材料。”? 科曼说,他和唐纳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大学毕业后两个人一起慕名来到普约尔教授的实验室。唐纳天资聪颖,不久就和普约尔教授打成一片,科曼对他们的研究没什么兴趣,他只是喜欢教授种下的那些植物,于是,教授就把喂养这些植物的任务交给了科曼。? 每个星期五,科曼都会带着教授给植物精心配置的饲料,从沙漠的另一端出发,一直走到离那些植物几米远的地方,把饲料均匀地撒F。植物们嗅到饲料的味道就会向前猛长,而那些饲料,也足以满足植物们一周之内的生长需要。? 教授的植物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地把沙漠踩在自己的脚下。? 但是最近,科曼迷恋上了小镇里的一位姑娘,已经有两周的时间,他拿到了教授的饲料后,偷偷地埋进了附近的沙地,自己却与姑娘甜蜜地约会。? 姑娘说,植物餐风饮露就够了,光合作用会让植物为自己制造足够的营养。给植物送饭,简直是天方夜谭。? 科曼觉得姑娘的话有道理。? 但是警长却不想放过任何细节,在科曼的带领下,他们看了那些埋在沙地里的饲料。? 那些已经干巴巴的东西,大多是动物的肉或是内脏。? 科曼说,喂养植物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有血有肉的,而且,在沙地里埋好之后,还要浇上足够的水。? 看过这些奇怪的饲料,对于普约尔的死因,警长已经猜到了八九分。? 5? 警长决定再探普约尔教授的植物基地,邀请科曼做自己的帮手。? 他们从玛丽的坟墓开始,第一个目标就是挖开坟墓。? 可是,当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挖开那些沙土后,里面却什么都没有。? 警长没有说什么,科曼却感到很纳闷,他说,教授每一天都要来看她,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呢?? 一无所获的两个人决定沿着烧灼过的通道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植物的尽头,走到沙漠的深处。? 当科曼走到的植物的尽头,又倒退着走出五、六米远,与植物们面对面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咦,这里应该是那株捕人藤,长得最好最茂盛的,就要开花了,怎么烧死的竟然是它?”? 原来,只有与植物的终端面对面时,科曼才能按照自己的思路说出它们的名字。? 仍然没有收获,两个人沿着原路返回。也许,基地的起点会有什么线索,警长发现,这里的植物,大多是藤本的,它们一边向前匍匐着生长,一边扎下新的须根,生命力极其茂盛。? 基地的起点,植物们更加繁茂,两个人决定深入到植物的内部去研究一一下。? 翠绿的植物藏着几朵白色的花朵,警长好奇地凑到花前,忽然,敏感的他觉得有些异样,急忙向后退去,这时传来一声嘶叫,再看科曼,他几乎被一朵花包住,随着花朵的关闭,周围的藤蔓们也急速地聚拢过来。? 警长急忙冲过去,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连拖带拽地拉出来,科曼衣衫褴褛,腿上已有好几处皮开肉绽。? 6? 警长和科曼带着十几桶汽油向基地直驶而去。? 他们把那些植物喷洒上汽油,然后点燃,于是,星期天晚上那种焦臭味又弥漫在小镇一角的上空。? 用了三天的时间,他们才步步挺进,把那些植物烧光。? 同时,他们把普约尔教授和唐纳的遗体埋在玛丽的坟墓旁。? 默默地伫立在教授的墓碑前,那天晚上的情景,警长早已经胸有成竹:? 教授苦心培育的植物开了花,教授和唐纳都非常高兴,可是,他们发现那些柔弱的花瓣竟然喜欢上了周围的动物,并毫不客气地把动物当成了自己的食物!当教授发现这种情况时,他决定烧毁那种植物,于是,那天晚上,普约尔教授和唐纳准备了汽油,但他还没有烧毁全部植物的决心,毕竟,那是他一生的成果。? 可惜,两个人没有估计到那些花儿的力量,他们就那样…无防备地走近那些花儿,走近他们用一生的时间培育和爱护着的植物,但是,那些嗜血的植物根本不认得他们,来不及逃脱,他们的血就被花儿吸光,身体被花儿的强酸腐蚀,最终,他们被那些花儿生生吃掉!? 那个空空的坟墓,正是为教授的爱妻而建,当年,两个浪漫的年轻人做横穿沙漠的旅行,妻子不幸葬身沙漠,从此,普约尔教授终生未娶,致力于改造沙漠的研究。他找不到妻子的遗体,就算是一个空空的坟墓,也足以慰藉他守了一生的爱情。? 如今,他终于与妻子长眠在茫茫沙漠中了。

图集

推荐
最新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6-2020 忻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