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秋满篱根

2020-05-22 03:21:46 来源:忻州资讯网

夏满秋真快气死了。

瞧准夜雪阑那大魔头就在花楼里,心想,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她是昆仑派弟子,拜于掌门玉虚子座下,在昆仑众弟子中资历此次于大师兄宫香珏。她此回下山,是来行刺大魔头夜雪阑的。

好不容易摸清夜雪阑的行踪,她便潜在这花楼里,此时一身歌妓装束,怀抱琵琶,面遮轻纱。来听她曲子的大有人在,不过她是卖艺不卖身,每天只接待一个客人。

她虽是楼里的歌妓,但比那老鸨还有钱,不管有客没客,她都定时给老鸨一锭金子。

今日,她接到昆仑弟子的密函,说夜雪阑来了这花楼,她便做好了活捉魔头的准备。

谁知天齐灏那混小子会来砸她的场。

天齐灏还真是大爷,还将他那位漂亮的妹子带在身边,包了她夏满秋的场。

夏满秋一眼认出这对兄妹,可任务在身不好发作,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出来给二人唱了两曲。

天姩云倒是识趣,见不得这种场合,一早就步出了屋子,她一走,天齐灏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耍起小爷脾气,专来捉弄自己。

“喂,那个谁,你是怎么唱得,爷要听大雅,你喝小雅做什么?”天齐灏摸着下巴,冲夏满秋挤眉弄眼的道。

夏满秋瞧着他那双贼眼真想将他挖出来,捏个稀巴烂。

想起这人她就来气。

上回他来昆仑山给她师父贺寿。寿宴高***潮时,天帝赐了个万年金桔,想试试小辈们的身手。

前来参加寿宴各门各派的年轻弟子中,高手倍出。自己奉师父之命前去应征,不想辜负师父的好意,于是奋力拼夺。

见一个个高手在争夺中被刷下,最后只剩下自己和天齐灏。

本以为这金桔自己势在必得,他堂堂神界世子爷怎好意思与我一阶小仙相抢,偏偏这男人就是半点不肯承让,当真与自己扛上,步步相逼。

自己自然不敌他,看着他将金桔捧在怀里,忍不住唾他一口:“好女不跟恶男斗!”

谁知无意的一句话竟惹恼了他,他居然找自己单挑。

忘记说了,当时自己是女扮男装,无心的一句话其实让自己身份露了馅。

也不知那人听没听进去。

不过他当真与自己战了三百回合,丝毫不留半点情面,把自己打个半死,若不是师父出面阻止,那回自己当真要挂在这混蛋手里。

自那后,自己做梦都想找他报仇。没想到会在这里与他相遇,真是冤家路窄。

夏满秋素指掩在袖中拳头握得紧紧。

她已有打算,只要有机会就揍得这家伙满地找牙。

天齐灏听她唱曲子,手指在桌上打着拍子,瞧他那浪荡样,真怀疑是不是那位以清俊自律出名的神君殿下的儿子。

由于心思游离,夏满秋走了调,天齐灏别有深意地瞥她一眼,噙嘴笑道:“爷是花银子请你来的!”

夏满秋鼻子一哼,不满道:“谁稀罕你的银子!”

她将琵琶一扔:“爱找谁找谁去,本姑娘不唱了!”

说时撅起屁股要走,天齐灏瞧着她的背影来了劲:“嘿!什么脾气!妈妈没教你怎么侍伺客人么!”

夏满秋只顾往前走,不搭理他,他吃了瘪,哪肯就此罢休。

一口气冲上前,扼住夏满秋的一只纤手:“今日***你非给爷个说法!不然爷定拆了这花楼!”

“你……太过份了!”夏满秋隔着面纱咬牙切齿。

她有要事在身,眼看,月至中天,该她出场了,她可不想被这混蛋牵绊住。

“放手!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她挣了挣,却挣不开。

事实是,她用力,他也在用力,况且她力气本就比她大得多。

“呵!还挺倔的哈!不过爷喜欢!”天齐灏说时,洋洋得意地打了个口哨,放荡不羁的让人直想朝他那张俊脸上印上五个扛子。

夏满秋恼怒,纤指一屈,白光一闪,扬起一掌,直击天齐灏心口。

“你会法术!”天齐灏像是看到了什么奇宝,身躯一撇,轻易避开。

这种雕虫小技,他堂堂上神压根没放在眼里。想玩是吧,那爷陪你玩就是!

素掌一伸,两人过起招,从院里打到院外,继而上了屋檐,又沿着屋檐一点点往南……

夏满秋上回吃过他的剑亏,这次无论如何也掏剑,只用招式和术法与他过招。

打着打着,天齐灏不由凝思,这女人怎像来找自己报仇似的,如此的拼命。自己跟她有仇么?

如此一想,倒想看看她的庐山真面。

出手时,他有意无意触向她面上的轻纱,吓得夏满秋目露惊慌,一不下心,从崖上坠下,倒忘了调整姿势御风飞行。

那面纱在她落崖那刻,被风撩开,露出一张出尘绝丽的秀颜。眉如远黛,唇如瓠犀,肤如凝脂间气质清灵绝俗。

这样的姿容绝非人间能有。

他居高往下地望着她。

怎觉得这张脸如此眼熟?

她由下望着他。

这混蛋实在可恶可恨!

“哎呦!”夏满秋惊呼一声,坠入在地,疼得她娥眉紧蹙,把天齐灏的祖宗十八代都痛骂个遍。

天齐灏怕她出事,忙赶了来,将她扶起。

“啪!”没想到,她竟赏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天齐灏捂着脸,甚觉没了天理,他怎么遇上这么个蛮不讲理的女人。

“喂,我警告你,再敢动手,定折断你的手指!”

这种女人实在可怜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当真以为他好欺负。

夏满秋伤在腿上,膝盖处已丝丝有血水渗了出来,她已站不得,哪还有心思与他斗嘴,只能恶狠狠地瞪着他。

她咝着嘴,靠在一块岩石上。

天齐灏这才看出她伤在腿上,嘴角牵牵道:“脚崴了吧!嘴巴客气点,我帮你!”

“别假心假意,我不稀罕!”夏满秋抚着受伤的腿。

血水一点点渗出,已将她的裙襦弄湿。

天齐灏这才觉得她伤得严重,也不管她答不答应,弯下腰,将她裙摆撕开。

“喂!你干什么?”夏满秋本就痛得龇牙咧嘴,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着实吓一跳。

天齐灏不理她。

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他才不吃那套。吃了那套又怎样,对方的腿又不会好,只有那些凡夫俗子才会在意这些有的没的!不过……她伤的部位确实有些尴尬,居然伤在大腿根部。

图集

推荐
最新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6-2020 忻州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