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为了钱

2020-05-23 03:04:38 来源:忻州资讯网

我叫小峰,我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自从离乡后,现以6年未回过家乡。

在这繁华的城市里,我终于交到一个身体健康,时尚美丽善良的女友。

我们已交往了整整3年,自己想想是该带她回乡见见父母了。

女友很通情达理,她也知道我生活在乡下,可她一项都不嫌弃我的出身。

经过几天的飞机、火车、班车的奔波中,我们终于回到了故乡。

站在村门外,我倍感的新鲜,好久没见父母了,我内心有点小小的激动。

我们大包小包的提着往村里走,一路上遇见了不少村民。

女友从背包里拿出一些零食分给村里的小孩,村民们都是个个称赞她是一个好姑娘。

女友叫郭菲,长的清纯可爱,身材又好,我这屌丝走了狗屎运才能遇见她。

父母并不知道我回家,他们还在忙着家务。

当父母见我进门后,他们那吃惊的表情,那副激动的情绪。

因为6年没见,父母已经不是很了解自己儿子了。

他们很想上来抱我,可是他们看见我穿着一身西服时,他们不敢上来抱我。

他们怕我嫌弃,怕我厌恶他们脏,毕竟他们穿的是几年没换过的土衣。

见父母的样子,我眉头微微皱起,我每个月都有寄钱给他们,他们这么还过的那么差。

虽然我有疑问,不过我还是走向父母,一把抱住两位老人。

郭菲也不嫌弃两位老人,大大方方的与我父母抱做一团。

父母被郭菲抱时,身体那个僵硬。父母一直在农村,哪见过郭菲这种高气质的姑娘。

经过一番介绍后,父母才认识郭菲。

在我们闲聊时,我问父母道:“我每个月都给你们寄钱,你们怎么不给自己改善一下伙食。”

母亲倒了杯茶给我们笑道:“你在外存不到钱,你还得取媳妇,所以你的钱我们帮你存着呢。”

听了母亲的话,我眼睛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

不管过了多久,父母心里总是想着我,一切都是为了我。

郭菲突然拍了自己的脑袋,拉过行李箱。

一阵翻找后,郭菲拿出了两套衣服。

郭菲递给我爸妈说道:“爸、妈这是给你们的,听小峰说过你们的身材,所以我就挑了两件合适的。”

我见郭菲拿出衣服,一脸的惊愕,我还真不知道她有这个准备。

郭菲还拿出了不少零食,拉着母亲一起吃了起来。

父亲哈哈大笑的说道:“峰啊,你找到了一个好媳妇!”

郭菲不好意思的笑笑,母亲一直拉着郭菲的手,称赞郭菲长得漂亮。

父亲到市里买了些鸡鸭鱼肉,晚餐我们吃的还不错。

吃完晚饭,我拉着郭菲到村里逛逛,也就这样郭菲与乡亲们打成了一团。

太阳落山后,我带着郭菲回了家,我们洗漱完后与父母聊了会天就回房睡觉了。

卧室里郭菲躺在床上问道:“小峰,你说过你们村里有很多灵异事情,带我去看看呗。”

郭菲的话倒是提醒了我,那群家伙我好久没见了。

我点点头,拉着郭菲趁着父母睡着后,我们跑了出去。

农村晚上没路灯,不过夏天的月光特别明亮,街道都被照着一片银亮!

郭菲第一次到农村,漆黑的气愤让她有点害怕,所以她一直拉着我的衣袖。

我们来到村口的一个十字路,只见那里蹲着一个人。

我微微一笑走了上去,对着那人问道:“大叔好久不见!”

郭菲看到那人后“啊”的尖叫了一声,很快她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只见那蹲着的人没有脑袋,脖子上空空如也。

无头人听见我的话,他摆了摆手算是打招呼。

我点点头一笑,拉着郭菲朝着左边的路走去了。

郭菲看着我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不害怕?”

我笑道:“以前倒是很怕,后来就习惯了。”

郭菲对于我的说法很是不解,我有耐心的慢慢给她解释。

“我们村里每晚00:00那些鬼怪都会出现,不过一般都是自村的人,所以不会伤害我们。”

“以前有个道士说,我们的村子每到午夜整点,就会变成一个极阴之地,所以我们才能看见那些鬼魂。”

“村里的人都见习惯了,所以并不害怕。村里也有一个规定,午夜整点入屋睡觉,不可在外活动。”

在我解释中,我与郭飞来到了一颗大榕树之下。

我看着大榕树嘴里嘀咕着:“还是老样子呢!”

郭菲此时脚下一软坐到了地上,还好我反应快把他扶住了。

只见大榕树上挂满了人,那些人都是上吊自杀死的。

那群人舌头神的长长的,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们。

郭菲捂着眼睛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榕树上的灯笼么?”

我点点头道:“难道不是么?那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就像灯笼一样!”

在我一阵安慰后,郭菲才放开双手,慢慢的看向榕树上。

我对着郭菲说道:“我小时后有一次来这里捉萤火虫,看见他们时我都吓坏了,不过还好他们并不会动也不会伤害人。”

郭菲对于“鬼”这种东西一项很好奇,所以她适应后慢慢的打量起那些上吊的鬼魂。

我拉着郭菲坐在榕树下,她一开始还很害怕,不过最后适应了。

在我们闲聊的时,郭菲与我并没注意,树上的人已经有了动静。

只见他们其中一人忽然从绳中挣脱了出来,然后拿着绳爬到郭菲上方。

只见那人把绳套一点一点的放下,郭菲只感觉眼前一花,就被绳套圈住了脖子。

只见树上的那人手拉着绳子,从树上的另一端跳下,用自身的重量把郭菲吊上了树。

我微微一笑站起身,抬头望着郭菲。

郭菲两脚不断的挣扎着,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郭菲带着惊恐、疑惑的表情一点一点的断了气,她的两只眼睛布满了血丝。

这时树上那些吊着的人都下了树,仔细一看原来都是活人。

要是郭菲还活着,她一定认出几个来,毕竟这些都是村子的人。

一位大妈对着我说道:“小峰啊,6年你才带回了一个,其他出去的人一年带好几个回来呢。”

我笑道:“要找就找身体健康的,找那些乱七八糟的,弄回来后一部分的配件卖不到好价钱。”

我父母这时从榕树后走出,他们望了眼郭菲叹息道:“多好的小姑娘啊,可惜了,再好哪能和钱比啊!”

说着众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图集

推荐
最新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意见反馈

Copyright©2016-2020 忻州资讯网